政策法规

安徽省进一步拓宽民间投资领域 ——《关于进一步促进民间投资的若干意见》解读之四

2016-12-8   浏览:426

  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

  ——从健全部门协调机制、创新奖励补贴方式等多个方面发力

 

  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模式,是投融资机制的重要创新,对推动各类资本相互融合、优势互补,促进投资主体多元化,拓宽社会资本投资渠道具有重要意义。去年以来,省发改委积极推进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体制改革,大力推广PPP模式,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特别是民间资本参与建设运营,取得显著成效。截至目前,全省PPP项目库建设积极推进,入库项目581个,估算投资3750亿元。其中列入国家发展改革委PPP项目库的265个,总投资2743亿元,项目个数和总投资均居全国前列。目前,上述项目中已有57个初步落实社会投资主体。

  《意见》提出,健全PPP模式部门协调机制,采取财政奖励、运营补贴、投资补贴、融资费用补贴等方式,支持民间资本参与。

  “当前我省民间投资渠道不畅的问题仍然较为突出,民间投资投向基础设施和社会领域,往往难以预测投资回报,而投资过程常常会遇到较多阻碍,退出又缺乏保障,使得民间投资投向这些领域的积极性难以提高。 ”省经济研究院投资与金融研究所副所长、高级经济师王业春表示,《意见》提出政府要发挥投资引导作用,明确限定了政府性资金的投向和投资方式,这在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环境下,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曾经,为了一个项目的审批,投资者来回奔波,有时需要盖几十个公章,耗时好几个月也难以办结手续,“制度性交易成本”高昂。 “《意见》突出了PPP模式在激活民间投资中的作用。 ”省经济研究院宏观服务部主任胡功杰认为,PPP模式是撬动社会资本、放大财政资金作用的重要途径。针对当前PPP模式推进中面临的一些政策和制度障碍,《意见》从健全部门协调机制、创新奖励补贴方式、发布PPP项目清单、放开项目价格、联合设立投资基金等多个方面发力,促进PPP模式健康快速发展。

  省经济信息中心预测处副处长阮华彪说,在推广PPP模式方面,《意见》强调了财政奖励、运营补贴、投资补贴、融资费用补贴、放开具备竞争条件合作项目的价格等多种手段的支持,这将有利于改善PPP项目的营利性,提高项目的投资回报率,增强PPP项目对民间资本的吸引力。“此次文件扩大民间投资领域大的原则基本确立,后期仍应出台相应领域的操作细则,如PPP领域具备竞争条件合作项目的价格如何放开、项目运营按照什么样的标准进行补贴等问题,只有进一步细化具体操作规则,才能真正将扩大民间投资领域落到实处,发挥出实效。 ”

 

  引导民间资本助力“三重一创”

  ——进一步拓展社会资本发展空间,促进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改善

 

  实施工商登记制度改革以来,民间投资热情高涨。今年上半年,全省新登记市场主体27.45万户,增长31.5%,其中新登记注册民营企业8.93万户、增长39.8%。 “当前,对民间投资形成掣肘的主要原因,一是准入,二是投资渠道。降低准入门槛,意味着民间资本就可以进入一些原来进不去的领域,但能否真正进入,还要看有无合理的投资渠道。”王业春认为,“民间投资投向‘双创’、金融服务等新兴投资领域,尚缺乏明确的法规依据和必要的政策引导。 ”

  《意见》提出,充分发挥民间资本在“三重一创”中的积极作用,引导参与建设重大新兴产业基地,推进重大新兴产业工程,培育重大新兴产业专项,加快建立创新型现代产业体系。

  王业春表示,《意见》提出引导民间资本要助力“三重一创”,这对于改善民间投资结构,支撑我省创新型省份建设,打造创新型“三个强省”意义重大,建议加强研究并出台专门的指导意见。

  胡功杰认为,《意见》突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导向,引导民间资本参与“三去一降一补”,支持民间资本参与“三重一创”,参与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、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增资扩股、市场化重组以及企业经营管理等,并给予民间投资平等待遇和优惠政策。这些举措的有力实施,将进一步拓展社会资本发展空间,促进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改善。

  《意见》提出,大力支持创新创业。通过财政补贴、场地建设补助等方式,引导创客空间、创业咖啡、创新工场等新型创新创业组织发展,加快构建一批低成本、便利化、全要素、开放式的众创空间。

  “在引导民间投资的手段上,《意见》更加突出市场化手段的运用。如在引导民间资本投向‘三重一创’等方面,都强调了投资基金在其中的作用,这是对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的一个重要体现。 ”阮华彪认为。

 

  鼓励民间资本投资社会事业

  ——进一步明确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提振民间投资信心目前民间投资投向养老、医疗卫生、特殊教育、公共文化等领域都能获得政府一定的扶持和补助,但政府尚未形成接盘托底的保障机制,如果民办养老、民办医疗等投资人变更或机构终止,后续的服务对象转移、剩余资产处置等都没有明确的规定,导致民间资本进得来出不去。

 

  《意见》提出,鼓励民间资本投资社会事业。创新社会力量办学机制,鼓励民间资本通过独资、合资、合作等多种方式举办民办教育,探索发展股份制、混合所有制民办学校。还提出“激发非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领域市场活力,将社会资本新举办综合医院、中医类医院、康复医院、老年病医院等设置审批权限相应下放至市、县,鼓励非公立医疗机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,承担政府下达的公共卫生服务以及卫生支农、对口支援等任务。 ”

  阮华彪表示,在鼓励民办社会事业方面,突出解决了过去“民办”与“公办”之间存在的不平等待遇问题,强调在义务教育学校学生免除学杂费、免费获得国家规定课程教科书、补助中等职业学校免除学费标准方面,给予与公办学校相同的待遇;民办学校、民办医院建设享受与同级同类公办学校、公办医院同样的建设规费减免优惠;民办社会事业在电、水、气、热、排污等使用成本上与公办机构标准相同。

  王业春分析,“鼓励民间资本投资社会事业”部分,针对当前民间投资投向社会事业领域遇到的各项壁垒,列出了一系列具体的扶持措施,政策条款较实,便于各部门、各地区具体执行。

  “政府投资错位、越位,‘有形之手’与民争利,很大程度上打压了社会资本的积极性。”胡功杰认为,此次《意见》进一步划定了政府与市场的边界,明确了政府资金的投向,限定于市场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社会公益服务、公共基础设施、农业农村、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、重大科技进步、社会管理、国家安全等公共领域的项目,且要求以直接投资为主。这种制度安排,无疑将大大增强民间投资信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