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商如何看待国务院降成本方案?

2016-8-26   浏览:327

          日前国务院公布《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》,从降低企业税费负担、融资成本、制度性交易成本、能源成本、物流成本等8个方面推出30项措施助企业降成本;经过1到2年努力,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取得初步成效。用3年左右时间使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、盈利能力明显增强。对于此次旨在“打通最后一公里”的降成本方案,浙企又如何认识?

  赵林中(富润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)

  有效提升企业家信心

  我一直十分关注降低企业成本的有关政策,《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》让我多了一些安全感,能够引导舆论继续关注实体经济。

  在八个具体措施中,我最关注的是“降低企业税费负担”,富润集团上半年的财报数字总结为“两增一减”,收入增长、税费增长、利润下降,因此可以看得出,企业的税费负担仍然很大,我们也渴望能够有所缓解。

  企业在转型升级中,希望能够得到各级政府有针对性的支持,对于企业的个别短板可以重点扶持,此方案的推出显示了中央政府对于实体经济的重视,能够有效地提升企业的信心指数。

  周志江(浙江久立集团董事长)

  降成本需要持之以恒

  《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》中提出,企业“五险一金”缴费占工资总额的比例合理降低和降低用能用电、物流成本,对我们企业而言是重大利好。从目前看,得益于开展电力直接交易政策,久立集团的用电成本每年已经降低了100万元。当然,降低企业税负和融资成本一直是“老大难”问题,还需要持之以恒做出许多努力。在融资难问题上,我希望继续拿出切实有效的措施,如增加个人信用担保,减少企业之间的互保。

  陈建华(浙江南大投资控股董事长)

  加强对中小企业服务

  《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》相对全面地提到了中国民营实体企业的痛点,并拿出了方案。从浙江的情况来看,2015年民营经济为浙江贡献了60%的税收,70%的GDP,80%的出口和90%的就业。这其中,中小企业又是绝对的主力。所以我认为在《方案》的执行中,应加强对中小企业的服务,其中要特别强调降低中小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和减轻税费负担。

  潘毅刚(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综合处处长)

  效应会在长远中体现

  降低企业成本的方案,并不是一时的短期政策,而是用于降低结构性成本、将其合理化的长短结合的政策。企业的发展是效益和成本的比较,成本下降就可以带来效益的提高,企业的发展意愿也就更强烈,整体而言对实体经济就是推动作用。

  在降低成本的八条措施中,背后都是长远性的体制改革:降低企业的税费成本,背后是税制的变化,改变不同企业的增收方式;降低物流成本是推动物流企业信息化、在国际中更有竞争力;降低能源成本背后是电力定价机制的变化……这些都是用来调整经济发展中的成本结构,与国际化成本结构相匹配。

  政府已经做出主动改革,但是这些只是降低整体的行业成本标准、改善企业发展环境的普惠性政策,企业想要脱颖而出,还是要如方案中体现的,要不断加强自身挖掘,开展技术、管理和营销模式创新,不仅要调整方向,更要苦练内力。